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外事僑務委員會>經驗交流

充分利用“兩種資源、兩個市場”建立金沙江流域區域經濟合作試驗區

時間 2019-01-30 來源 四川人大網
[ 字號大小:]
攀枝花市人大常委會農業民族宗教僑務工作委員會

  

  在世界和平和經濟高度互融的今天,“一帶一路”戰略將是我國未來一定時期內新的經濟發展方向和經濟增長點,將逐步扭轉經濟發展放緩的勢態,進一步促進經濟轉型和結構優化,提高經濟穩定運行的質量和效率。在這個發展背景下,攀枝花乃至四川也必須順應并積極融入到這個經濟發展大潮中去,在新的更大合作平臺上尋求發展空間和出路,以新的項目、新的運作模式、新的管理理念帶動和促進地方經濟社會的更好發展。結合攀枝花發展和比鄰地區(金沙江中下游地區)經濟社會實際,我們提出充分利用“兩種資源、兩個市場”,建立金沙江流域區域經濟合作試驗區的設想和建議。
  金沙江流域地域廣闊,支流眾多,水量豐沛穩定,年際變化小,水能條件優越;鐵、鈦、煤、稀土等多種礦產資源富集,極具現代工業規模化發展的要素條件。金沙江流域區域內的四川省攀枝花、涼山和宜賓,云南省昆明、麗江、楚雄、大理和昭通,貴州省六盤水和畢節10個市(地、州)處于川滇黔接壤地區,地域面積24萬平方公里,占云貴川三省總面積的23%,該區域內總人口4169萬,占三省總人口的24%,其中以彝族、苗族、侗族、布依族、納西族、白族和水族等聚居民族為主的47種少數民族人口約850萬,占區域內總人口的20%以上。這一區域也是目前國家級扶貧縣相對較為集中的區域,農村人口約3000萬,占區域內總人口的75%。由于歷史、自然和社會等多方面因素影響,這一區域與我國東部發達地區的發展差距仍然較大,仍有800多萬人生存環境惡劣,生產生活方式落后。如何采取綜合措施,填補整個西南地區缺乏強有力經濟發展引擎的空白,從而成為我國向南、向西開放的戰略節點,是進一步優化西南地區發展規劃應當密切關注的重大課題。
  經過調研,我們建議:把這一區域合作發展納入國家發展戰略,通過建設金沙江流域區域經濟合作試驗區平臺,重點在交通、工業、農業、旅游業和市場體系建設等方面取得實質性成效,從國家層面統籌和整合區域內各種資源,充分發揮區域特色優勢,推進這一區域的深度合作發展,打破行政藩籬,加快少數民族地區的發展步伐。同時,這個區域的良好發展和社會穩定,對于進一步促進西部大開發和東南亞經濟合作,增強西部經濟活力,鞏固我國西南邊疆安全也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一、區域內資源、工業發展及開發合作現狀
  (一)礦產、水能資源優勢
  這一區域擁有發展工業所需的豐富資源,鋼鐵、釩鈦、磷礦和鹽礦等礦產資源的儲量在全國乃至全球都具有優勢地位;區域內煤炭儲量約為880多億噸;磷礦儲量約為60億噸;鐵礦儲量約為111.2億噸(其中攀枝花市67億噸),占全國鐵礦儲量近20%,同時伴生有20多種稀貴金屬(釩儲量l570萬噸,鈦儲量8.7億噸,分別占全國儲量的63%和93%);除此之外,銅、砷、芒硝、石膏、石墨、石油、天然氣和鹽礦等礦藏在這一區域也有廣泛分布。
  這一區域處青藏高原與云貴高原結合部,橫斷山脈烏蒙山區江河水系發達,水能資源流量大、落差大,理論蘊藏量約為2億千瓦,可開發量8200萬千瓦,是我國重要的水電基地。金沙江、雅礱江和大渡河干流上,聚集著四川省2/3的水能資源,資源富集程度堪稱全國之最。按照國家發改委批準的規劃方案,僅金沙江流經云南麗江境內河段就有“一庫八級”大型水電站,總裝機容量2108萬千瓦,年均發電量883億千瓦;已經建成的二灘水電站裝機容量330萬千瓦,正在建設中的溪洛渡、向家壩、瀑布溝、錦屏一級和二級電站等水電站,總裝機容量達到3000萬千瓦。
  (二)區域發展及資源開發合作現狀
  當今,各自為陣的單一經濟發展模式已不能適應經濟健康、快速的發展形勢,要加快形成競爭優勢和發展優勢就必須展開合作,形成集群優勢、區域優勢。區域經濟戰略合作已成為當今世界實現經濟全球化、區域經濟一體化的主流發展趨勢,已成為加快經濟轉型,調整和優化區域經濟結構的必然選擇。
  這一區域的10個市(地、州)山水相依、人文相近、利益相關,深化交流、攜手合作、共贏發展既符合區域內各市(地、州)的根本利益,也是區域經濟社會和諧、健康、快速發展的共同愿景。這一區域的產業整體結構具有差異性、多元性和互補性的特點,有條件加強產業融合、行業整合和企業聯合,打造區域產業集群,形成相互支撐、相互促進的產業格局。這一區域合則共贏,分則全敗,遲則俱虧。比如:區域內的鋼鐵、化工和能源等重要工業產業,具有整合發展的巨大空間,可以培養一批具有較強實力的大企業,形成在國際、國內市場具有較強競爭力的特色產業群。各市(地、州)應該在產業鏈的不同階段發揮自身優勢,合作聯動發展,明確各自的發展重點和方向,避免惡性競爭,從整體上促進區域產業鏈由低端向高端升級,最終構筑起專業化分工協作的綜合產業發展體系。同時,協作發展中可使西南地區形成以富集資源為依托的能源生產及材料工業為主的戰略發展區,進一步加快西部大開發,優化國家工業布局,鞏固國家經濟安全,與東南亞、南亞及印度洋沿岸地區建立起跨國市場合作走廊,從而加快該區域的國際化合作,進一步拓展發展空間,主動走出國門,融入“一帶一路”發展戰略。
  近年來,這一區域的10個市(地、州)也不斷創新理念、積極探索,嘗試著用新思維、新辦法破解難題。如:2001年,昆明、楚雄、麗江、攀枝花和涼山5市(地、州)倡議建立川滇合作區;2007年,畢節、楚雄、昆明、六盤水、涼山、攀枝花、宜賓和昭通8市(地、州)簽訂旅游發展合作框架協議;2009年,昆明、攀枝花提出建設“昆-攀經濟帶”構想;2010年,這一區域10個市(地、州)合作與發展峰會在四川省攀枝花市召開,正式簽署了合作與發展框架協議;2011年,這一區域的10個市(地、州)通過了《川滇黔十市地州合作與發展峰會大理會議宣言》;2012年,第三屆川滇黔十市州合作與發展峰會在貴州省六盤水市召開,合作達成《六盤水共識》;2013年,以“深化合作、共謀發展”為主題的第四屆川滇黔十二市州合作與發展峰會在貴州省畢節市舉行。目前,加強區域合作的共識已經初步形成,加快區域協作發展的愿望已成為區域內各族人民的強烈心愿。然而,在現行行政區劃的傳統管轄機制和慣性思維作用下,三個省的10個市(地、州)在發展上不可避免都會打自己的小算盤,思謀著如何以自己為中心加快發展,進而在本就不大的地域范圍內造成了諸如同構化重、重復建設、惡性競爭等不利因素,這就需要從國家層面加以重視,加大頂層設計和統籌調控力度,全面梳理和調整目前制約區域合作的政策法規,在內地嘗試建立一套類似珠江三角洲、長三角經濟區等打破地區封鎖與分割的制度框架,變行政區劃上的“劣勢”為區域融合發展的優勢,為這10個市(地、州)共同進步拓寬發展平臺。
  二、金沙江流域區域開發合作區作為國家戰略的必要性分析和前景展望
  首先,是改善區域內民生、鞏固民族團結的迫切需要。這一區域都處在金沙江上游、橫斷山區和云貴高原,國家級扶貧縣相對集中,農村人口約3000萬,有800多萬人生存環境惡劣,生產生活方式落后。通過合作促進發展,有利于增強區域經濟、社會整體實力,促進民生的有效改善。
  由于基礎薄弱和歷史欠賬多,川滇黔交界地區的經濟社會目前面臨相對突出的困難和問題,區域內彝族、苗族、侗族、布依族、納西族、白族和水族等少數民族人口約850萬,在這一區域建設一批重大的基礎設施項目,優先安排一批資源開發和深加工項目,有利于落實好國家的民族政策,消除少數民族地區的絕對貧困現象,鞏固少數民族地區的社會穩定和祖國西南邊疆安全。加快這一區域的發展,有利于進一步鞏固民族團結。
  其次,是區域內資源保護性開發的現實需要。從當前區域內經濟社會發展現狀分析,當地干部群眾改變落后面貌的愿望十分強烈,但區域內的資源匹配程度弱,戰略交通支撐功能缺位,資源綜合開發利用差,規模化發展水平低,當前存在著資源開發的無序狀況,區域內生態環境惡化,局部甚至遭到破壞。這就需要從國家層面加以調控,建立有約束力的資源保護性開發指導方針和原則,形成資源科學開發、有效利用的合理布局,維護和優化金沙江流域的生態環境秩序,構建長江上游生態安全屏障,從根本上改變落后狀況。加快資源地區的發展協作,有利于實施資源的保護性開發。
  最后,縮小地區間發展差距的時代需要。從總體上看,這一區域交通基礎設施分布不均衡,省與省之間甚至還存在著斷頭路,有必要調整國家重大戰略部署,全速推進成昆鐵路復線、麗-攀-昭-遵鐵路、攀大鐵路、渝昆鐵路、宜西鐵路、西昭高速公路和攀宜沿江高速公路等重大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構建區域交通路網,優化戰略性交通承載功能,支撐區域開發協作。加快這一區域的交通建設,有利于發揮西南地區依托富集資源加快工業發展的優勢,進一步優化國家大工業的戰略布局,培育區域經濟增長極,增添西南經濟參與東南亞、南亞及印度洋沿岸地區經濟的合作與競爭實力。
  鑒于此,我們認為:從國家層面統籌規劃建設金沙江流域區域經濟合作試驗區,建立跨區域協作發展機制,加快以攀西地區為中心,帶動金沙江流域區域資源綜合開發利用和經濟社會全面發展,實現區域社會經濟、改革發展共同推進和科學發展是可行的,將會在西部大開發和“一帶一路”大背景下為這10個市(地、州)提供更好、更大的合作空間和外向經濟發展機遇,將會進一步促進西南地區經濟快速發展,進一步拓寬與“東盟”協作發展領域,提高與世界經濟的融入程度。
  三、作為國家戰略,統籌規劃建設金沙江流域區域經濟合作試驗區,需要國家層面給予關切和重視
  (一)增加國家交通投入,破除區域戰略交通瓶頸,加快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
  目前,川滇黔交界地區的交通基礎設施分布不均衡,交通路網的戰略支撐功能缺失,有必要進行交通聯動整合,實現鐵路、公路、水運、航空、管道和信息等基礎設施的全面接軌。要積極打造“政府和企業共同參與,雙邊和多邊相互補充”的合作格局,加快區域內高等級公路、鐵路建設,形成相互通達、內外連接、高效便捷的高速公路和鐵路路網;同時要加快建設區域全覆蓋、大密度的航空通道,形成區域綜合航空網。
  我們建議:調整國家交通戰略部署,全速推進成昆鐵路復線、麗-攀-昭-遵鐵路、攀大鐵路、渝昆鐵路、宜攀鐵路、西昭高速公路和攀宜沿江高速公路等重大交通基礎設施建設。通過暢通對內大循環、建設對外大通道,可以充分提升這一區域的協調保障能力,最大限度地激活資源、技術、人才、資金和市場等方面的優勢潛力,推進資源互補、優勢互促、產業互融和項目互動。同時,還可強化西南地區與東南亞地區的交通鏈接,完善南向國際大通道建設。
  (二)實施國家指導,建立區域發展協作機制,編制區域資源開發整體規劃,優化產業結構,提升核心競爭力
  長期以來,這一區域的資源得不到有效整合,匹配程度弱,綜合開發利用差,規模發展水平低,環境污染大,局部地區生態環境甚至遭到破壞,這就迫切需要解決產業結構不合理、自我發展能力不強和基礎設施落后等突出問題。
  這一區域需要進一步加快礦業結構調整,優化礦產品結構,推動現有小礦山企業的整合,大力提高礦業生產規模化程度,逐步形成跨區域、規模化、集約化的礦業發展格局,科學調控資源供求關系,淘汰落后產能,促進優勢資源向支柱產業、優勢企業集中,將資源優勢轉變為產業優勢。在調整產品結構的同時,要加大含釩鈦鋼鐵新材料的開發力度,提高含釩鈦鋼鐵產業核心競爭力,推進含釩鈦鋼鐵新材料產業向縱深發展。鞏固釩產業地位,進一步完善包括新產品研發、市場開拓、生產技術水平提升等在內的釩行業體系,充分發揮國家攀西戰略資源開發實驗區對金沙江流域區域經濟合作的引領帶動作用,將攀西地區建成國際三氧化二釩、五氧化二釩、釩氮合金和釩鐵生產基地、中國最大的含釩微合金鋼生產基地。促進鈦產業向大型化、規模化、集群化、高精尖方向發展,不斷提高國際市場占有率,建成國內最具競爭力的釩鈦產業基地。
  隨著產業結構調整和發展方式轉變進程的不斷加快,加強區域合作正在成為各地區提升核心競爭力的根本路徑。從國家層面推進川滇黔交界地區的合作發展,不僅能夠建立更有約束力的資源保護性開發指導方針和原則,而且也符合10個市(地、州)的共同利益,有利于形成資源科學開發的合理布局。這就是打造以釩鈦為主的綜合利用基地,以煤炭為主的礦冶開發基地,以鋼鐵為主的加工制造基地,以生物制藥、光伏和光熱發電等為主的低碳產業研發基地以及優質煙葉生產基地、綠色特色農業基地,實現資源開發價值的最大化。通過共建產業園區,共享產業鏈配套,培育跨行政區的產業集群,能夠形成規模優勢和配套優勢,提升這一區域的自主創新能力和核心競爭能力。
  (三)納入國家戰略發展規劃,促進區域科學協調發展
  區域協調發展,目的在發展,難點在協調;發展必須是科學發展,協調更應是綜合統籌。我們認為,把區域經濟合作實驗區建設列入“十三五”發展規劃,完全符合國家戰略布局的現實需要
  統籌規劃建設金沙江流域區域經濟合作試驗區這個戰略構想對內可以呼應成渝、泛珠三角次區域合作,對外可以與大湄公河次區域實現產業對接,深層次融入和加快與東盟和環印度洋地區的經濟協作發展,在更大范圍內優化配置資源,拓展發展空間,把地理優勢轉化為競爭優勢,把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現在迫切需要著手的,是借鑒國內外區域合作的成功經驗,按照循序漸進、突出重點和先易后難的原則,在“十三五”規劃中為這一區域指明方向、設計愿景和規劃藍圖,共繪發展規劃,構建10個市(地、州)同步加快發展的總思路、總部署和總目標。
  區域經濟合作試驗區的建設和發展,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需要集中方方面面的智慧,形成合力,共同做好這個全新的重大課題。需要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正確認識和處理當前與長遠、重大與具體、希望與現實、主體與主導、重點與全面等重大關系;需要建立健全多方面、多層次的交流與合作機制,深化發改、經信、交通、農業、旅游和商務等部門對接,建立協調機構,實現區域信息資源共享。
  加快區域經濟合作實驗區發展是一篇大文章,需要分工協作。川滇黔交界地區的10個市(地、州)發展水平不同,起點有差距,過程有快慢,水平有高低。加強合作、實現共贏是這一區域加快發展速度、提高發展水平、提升核心競爭力的根本路徑和共同愿景。尤其是攀枝花、西昌和六盤水三地,有國家三線建設的開發經驗和成果積累優勢,具有較好的工業發展基礎和城市品質,基本業態較為成熟,國家應支持其在區域合作中體現和發揮整合引領作用。
  我們認為有必要從國家戰略高度,對這一區域制定差別化的促進政策,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不斷取得突破,適度放寬放活,給予更多的靈活政策。如:資源稅費由從量計征改為從價計征,鼓勵各類銀行機構設立分支機構和服務網點,適當增加建設用地規模,適當放寬行業準入限制等。
  綜上所述,這一區域10個市(地、州)在資源稟賦、主導產業和文化傳統等方面有著密切聯系,在經濟、文化、科技、信息和基礎設施等眾多領域有著合作發展的堅實基礎。推進這一區域經濟合作試驗區建設,促進跨區域合作與發展,在西部大開發總體戰略中具有優先地位,是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拓展我國發展空間的重要選擇;在促進社會和諧中具有基礎地位,是提高西南地區少數民族生活水平、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目標的內在要求;在實現可持續發展中具有特殊地位,是構建長江上游生態安全屏障、主動融入和加快與“東盟”的協作發展、提升我國未來發展能力的客觀需要。因此,我們建議把這一區域納入國家發展戰略,并列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三五”規劃,推進區域經濟合作試驗區建設,進一步完善扶持政策,加大資金投入,體現項目傾斜,加快西南地區對外開放門戶建設進程。

分享到

[打印關閉]

相關新聞

新疆35选7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