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雜談·隨筆

大鍋菜

時間 2019-08-02 來源 四川日報
[ 字號大小:]

  兒子每次回家來,我都準備好多他愛吃的,而每次都不出意外地,兒子欽點一道大鍋菜來大快朵頤。

  兒子的口味真是隨我,我的母親也把一道大鍋菜做得香軟誘人,成了我們至今都難以忘懷的食物。那糯糯的大白菜,軟乎乎的粉條,油亮的五花肉,凍豆腐,冒著熱騰騰的氣,總忍不住要湊過去聞一聞。特別是在寒冷的冬季,大鍋菜一端上來,立即有股暖暖的氣息撲面而來,一碗菜吃下去,身子暖了,四肢百骸都舒展開來。氤氳的氣流暖了空氣,暖了窗,玻璃也在微微流汗呢。

  大鍋菜真是普通至極的一道菜,幾乎人人會做,而且原材料也是家常的,不外乎大白菜、豆腐、粉條之類的,如果非要加入山珍海味,反而不倫不類,失了該有的味道。俗話說“百菜白菜美,諸肉豬肉香”,有了這兩樣打底,大鍋菜基本百分百成功。大鍋菜對火候的要求也不高,只要多燉一會兒就行,白菜熬得立不起身,豆腐燉得挺不起腰,粉條烀得站不住腳,而肉和排骨更是咕嘟得松松垮垮,熬燉中各種菜相互沾光借味,雜而不亂,多卻不瑣碎。

  我早已從母親那里學得大鍋菜的經典做法,不同的是我沒有母親那樣的大灶,我會把肉提前烀好,切成一塊塊的,肉湯也放入小盒內,然后放入冰箱冷凍,隨吃隨拿。有時候家里沒有時鮮蔬菜,就弄一道大鍋菜,有肉有菜熱乎乎的,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其樂融融地吃下去。

  吃大鍋菜的時候是沒有什么吃相的,你也不必講究儀表,不用注意風度,如果非要用紳士般的風度吃一碗大鍋菜,不僅少了韻味,還缺了底氣。我發現每次吃大鍋菜的時候,米飯就會剩下很多,大鍋菜不咸不淡的口感,不知不覺就占了大部分的胃部空間,留給米飯的位置實在太少了。奇怪的是剩下的大鍋菜,受歡迎的程度不亞于那些新鮮的炒菜,第二頓再吃的時候給它熱透了,往往是一掃而空,剩下的卻是各色新鮮時蔬。

  這樣的吃飯時光,真是美妙啊,氣氛愉悅人和睦。

  世上美食千萬種,精致的,家常的,陽春白雪,下里巴人,母親鮮見那些精美的食物,更別提享用了,但她老人家憑借著愛心、精心、苦心,投入精力,成就了一道大鍋菜,讓我們記住了這獨特的母親的味道。母親也在這一蔬一飯的光陰里,看著兒女漸行漸遠,去經營自己的小家,去經歷又一個母親的輪回。

  哪位母親沒有自己的拿手菜呢!兒女打著飽嗝滿足的樣子,是對母親廚藝最好的贊美。

附件:

分享到

[打印關閉]

相關新聞

意見選登

我來說兩句

查看所有評論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 匿名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驗證碼:
新疆35选7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