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雜談·隨筆

杜甫乞碗與莊周借糧

時間 2019-08-22 來源 四川日報
[ 字號大小:]

  初夏的成都杜甫草堂,游人如織。堂內古樹參天,郁郁蔥蔥,浣花溪水穿堂而過。仿古建筑修舊如舊,歷代名人的書畫楹聯隨處可見,作為中國文學的圣地,一種濃郁的文化氣息撲面而來。

  花徑紅墻青磚,兩旁茂林修竹,遮天蔽日,在花徑上行走,似乎能感受到歷史的悠遠,閉上眼,仔細品味杜甫“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自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然而在眾多的景點中,我卻在游人不太感興趣的唐代遺址邊久久逗留。

  公元759年暮冬,杜甫為躲避“安史之亂”,攜家幼由隴右入蜀,在成都西郊浣花溪畔寓居草堂,度過了四年的田園生活,并留下了240余首詩歌,其中不乏有《茅屋為秋風所破歌》《蜀相》等流傳千古的佳作,成為中華詩歌文學的高峰。時光煙云的深處,杜甫當年的茅屋已湮滅得無影無蹤。堂內能直接感受觸摸到歷史深處的似乎只有唐代遺址這處地方,幾米深的黃土地上已無任何建筑,只是依稀可見當年人類在此生活的痕跡和影子,還有就是幾只散發在地上的唐代陶器,打眼一看,器型粗糲,工藝簡單,毫不精美,這應該就是當年杜甫所居住在草堂鄰居所使用的日常器物,足見當年百姓生活的艱辛。

  由此而油然讓人想起杜甫在草堂所做的一首詩,并不是很出名,《又于韋處乞大邑瓷碗》:

  大邑燒瓷輕且堅,扣如哀玉錦城傳。君家白碗勝霜雪,急送茅齋也可憐。杜甫寓居草堂。在那個戰亂物資匱乏的時代,一個勝霜雪的白瓷碗也許能夠給平淡的田園生活增加一絲亮色,或許能夠給孩子和家庭增加一點歡樂。杜甫是一個丈夫,更是孩子的父親,給家人帶來些許快樂會給他帶來極大的滿足。于是他又一次厚著臉皮,甚至是乞求一位姓韋的能再次給他一些大邑產的白瓷碗,即使碗里只能有一些粗茶淡飯。讀到這里,我們不知道杜甫乞求大邑的白瓷碗有沒有求到,但仿佛看到一個真實的杜甫,有著真性情的杜甫,有著赤子之心的杜甫,即使生活艱辛也不湮滅對美的追求。一千多年后,魯迅先生同樣說出“無情未必真豪杰、憐子如何不丈夫”。

  無獨有偶,戰國時代的莊周是一位杰出的思想家,也是我國文學史上一位杰出的文學家。他留下的《莊子》一書,內篇七篇,外篇十五篇,雜篇十一篇,細細讀來,文辭藻麗。但整部書中莊周是平和的,連生死都看得開,似乎對任何事都是置之度外,有著超然物外的人生智慧。

  全書中唯一一次記錄莊周發火的是借糧,莊周家境貧困,快揭不開鍋了,向監河侯借糧。

  監河侯曰:“諾。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意思是要等到年終收到賦稅后才借給莊周。

  莊周“忿然作色”,憤怒地變了臉色,這也是整部《莊子》書中唯一記錄莊周的勃然大怒。莊周于是給監河侯講了個故事,說“我昨天來借糧的途中,聽到半路上叫喊。我四下張望,車轍里有條鯽魚。我問它:‘你喊什么?’鯽魚對我說:‘我是東海神的使者。您肯以斗升之水救我嗎?’我說:‘好,我將去東方吳、越兩國游歷,我要激起西江水來迎接您,可以嗎?’鯽魚憤怒地變了臉色,說:‘我失掉了經常接近的東西,我沒有安身之處,我得到斗升之水就可以活命。您說這樣的話,還不如及早到干魚鋪子來找我!’”

  故事講完后,莊周拂袖而去,卻留下了一個流傳千古的成語:涸轍之鮒。

  莊周可以自己不接受楚莊王的任命,而寧愿去做“一個在泥塘里拖著尾巴爬的烏龜”。但他為了家庭卻不能不去借糧,而且要忍受監河侯的奚落。這與杜甫乞碗是一樣的道理,這兩個中年男人為家庭和生存所做的努力,值得后人敬佩。通過這兩個故事,讓我們可以時光倒流,觸摸真實的杜甫和莊周,更可以感受到他們身上的可愛之處,正是這種真性情和赤子之心才使得兩人創造出中華文學的不朽作品而流芳后世。

  在這個初夏的傍晚,我站在草堂的唐代遺址處,想起杜甫的這首詩,想起莊周借糧的故事。人到中年,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歷經人世間的冷暖,有了家庭的負累,才知道生活不易,才能真正體會杜甫詩的現實情懷。“鮮衣怒馬”的青衫少年那是萬萬體會不到的。

附件:

分享到

[打印關閉]

相關新聞

意見選登

我來說兩句

查看所有評論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 匿名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驗證碼:
新疆35选7最新开奖